2006/06/28

好一篇廁所文

公共廁所是個相當適合廣告的好地方。

通常都會有貼些小品文或是小笑話等文章
而公司裡頭的廁所,那些文章都不知道幾百年沒更新了~都快會背了..

早上在廁所,一時手癢
撕掉原本看到爛的文章,想說看看後面有沒有寶:P

結果翻到的這篇文章我相當喜歡!
就稱他為"好一篇廁所文"吧!!




培根起士蔥抓餅
王文華

天下班回家,我會從敦化南路一段走到忠孝東路。沿路有很多攤販,印象最深的是阿琴和陳小姐。阿琴賣蔥抓餅,一張二十五塊。為了增加利潤,她發明了各種組合。蔥抓餅加蛋三十塊,蔥抓餅加蛋加玉米三十五塊……最氣派的,是蔥抓餅加培根加起士,定價五十塊。攤子上的廣告詞是:「哇!讚到最高點!好吃到不行喔!」

多走幾步,會碰到陳小姐。她的攤子只有一張辦公桌那麼大,乍看下是賣帽子的。各種顏色的帽子擺開,她大方地鼓勵你試戴。你挑著挑著,突然看到帽子旁擺著許多耳環,耳環旁邊還有幾顆葡萄柚,葡萄柚的旁邊,居然有一台榨汁機!
「你還賣現榨果汁喔?」我問。
她說,「我本來是賣果汁的啦,後來覺得夏天賣耳環和帽子也很不錯,就三個一起賣了!」

在時髦的敦化南路,我認識了淳樸的阿琴和陳小姐。在她們的身上,我看到了最專業的工作方式。 對於念MBA出身,一直在外商工作的我來說,每天醒來後最重要的四個字,是「專業精神」。
所謂專業精神,是依照優質企業約定俗成的方法來做事。小到服裝和禮儀,大到策略和品質,我堅持照章行事,把事做得乾淨、漂亮,絕不違背common sense。具備「專業精神」的組織或個人,永遠是雍容華貴、不疾不徐的。

你看那些高級律師事務所,一定用閃亮的桃木家具。律師走出來迎接你,臉好像剛剛經過乾洗。你看那些外商公司,接待區一定窗明几淨,戴耳機的接待小姐用英文報公司的名字,你以為自己住在洛杉磯。

我曾經覺得,那是我在職場上奮力追求的唯一目標。我希望塑造自己高度的專業形象,於是把脊椎和腦袋都繃得很緊。我不太能忍受自己或別人遲到、爽約、有錯字、動作慢、頭腦不清、沒有條理。如果商場如戰場,我希望每一場戰役都是世界大戰,參戰的是戰功彪炳的正規軍,打起來有世界大戰的規模、策略、歷史意義、道德教訓。我瞧不起毫無章法的游擊戰,不屑於滿臉橫肉、穿戴不整齊的傭兵。他們偶爾打贏又如何?那些人靠的是本能和運氣,而非健全的後勤補給!

然而,我慢慢發現:有「專業精神」的正規軍,在不景氣、而且瞬息萬變的市場,漸漸失去優勢。多少設計精美的PowerPoint提案,只有早上收垃圾的阿桑保存。多少大言不慚的策略或願景,變成陣亡者的墓誌銘。我猜,那些氣氛優雅的家具店,一天賺的錢大概不及街角的蚵仔麵線。享譽國際的大公司,利潤恐怕不及永康街的芒果冰。

就好像sexy的男女未必懂得愛情,有「專業精神」未必會有專業的成績。


在中央空調大樓、進出要刷卡的我們,除了穿西裝、回E-mail之外,一旦被丟到現實世界,到底有沒有求生能力? 阿琴和陳小姐有一樣我們沒有的東西,就是在求生壓力下所激發出來的創意。
因為沒有受過大企業中系統化的、經年累月的bullshit,他們的狂想還十分新鮮。因為沒有官僚體制的約束,他們不自我設限。把蔥抓餅和起士放在一起,攤子同時賣帽子和柳橙汁,若請專業經理人來分析,評語一定是定位混淆、不倫不類。企管顧問搞不好還會搬出「business model」等唬人的術語。這些陳小姐大概一句都聽不懂。「你戴這帽子很好看耶!」她只會真誠地稱讚。不一會兒,又興高采烈地改口說,「嘿,果汁很甜喔,要不要來一杯,現榨給你!」

當然,我不會天真地以為陳小姐這樣做生意能賺很多錢。我想她若有選擇,也寧可坐在大公司裡吹冷氣。所以我心中的理想境界是:在體制內的專業者,有街頭攤販的創意。會分析的經理人,偶爾跳脫邏輯。而且,除了腦袋解放,最重要的是要能捲起袖子,有攤販的臉皮、嗓門,和力氣。其實任何公司裡都有幾個這樣的人,他們不是老闆,也不是老闆身邊的紅人。他們平常不起眼,開會時不講話,直到最後才自言自語,「為什麼不找辣妹來電腦展的攤位!」眾人一開始還批評:「辣妹和電腦展有什麼關係?」「好低級,又不是牛肉場!」後來冒險一試,才證明成功。「想到」去找辣妹還不夠看,真正能「找得到」這些辣妹,才是英雄。


我過去崇拜的專業工作者,氣質非凡、登大雅之堂,晚上在大飯店裡點雞尾酒。現在我喜歡,有江湖本領、熟悉暗巷,半夜在海鮮店拚威士忌。人在江湖,必定焦慮。時時焦慮的人,比較能看清現實、立即應變、死纏爛打、堅持到底。我過去覺得:勝利是美的,縱使這個人的勝利得來毫不費力氣,都有價值。
現在我覺得:掙扎才是美的,在掙扎中你會看到帽子旁邊有果汁,起士旁邊是蔥抓餅。荒謬嗎?是!但咬一口,天殺的!粗粗地真好吃! 我嚼著蔥抓餅,走到陳小姐的攤子。她跟我推銷帽子,我嫌那些款式都是女生的,狠下心不買。
「那給我來杯葡萄柚汁吧!」我說。
「馬上來!」
她當場切開葡萄柚,汁液濺到旁邊的帽子。她榨完後,我當下喝了起來。「嗯……有點酸……」我說。在這有些酸楚的人生,很少人能一輩子都喝到甜美的果汁。

掙扎遲早要開始,Are we ready?

◎刊載於《聯合報》聯合副刊 2004 / 10 / 06

2 則留言:

ni 提到...

這篇還不錯 啊哈
這麼一大篇怎麼貼在廁所啊??????

eason 提到...

一大篇,字級約12左右,字型是那種很雞巴的文鼎少女體。
然後放的太久~色彩都退色了
邊大便邊看這篇文章,眼睛差點沒瞎掉...